东莞酒店一条龙服务流程|南宁酒店一条龙服务

歡迎訪問平涼長安網!

理論研究

當前位置:主頁 > 理論研究 >

構建符合我國國情的刑事處罰令程序

時間:  2019-10-18 10:17
構建符合我國國情的刑事處罰令程序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劉振會
 
  2018年10月我國刑事訴訟法的第三次修改,將速裁程序正式納入,為刑事案件繁簡分流提供了立法支撐,為我國建立刑事處罰令程序創造了條件。從修改后刑事訴訟法中規定的速裁程序看,把速裁程序中的簡化庭審,改為不開庭,直接進行書面審理,就可以構建我國的刑事處罰令程序,具體而言,可以根據我國的文化、法律傳統和當前的刑事審判實際,從以下幾個方面構建符合我國國情的刑事處罰令程序。
 
  一、分階段設定刑事處罰令程序的適用范圍
 
  我國刑事處罰令程序適用范圍可以確定為輕罪輕刑案件。輕刑的標準,可以確定為最高刑為1年以下自由刑或者科處罰金刑的輕微犯罪案件。輕罪的范圍,可以按長期目標、中期目標、近期目標,分三步確立。長期目標,可以把2014年6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授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在部分地區開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試點工作的決定》規定的危險駕駛、交通肇事、盜竊、詐騙、搶奪、傷害、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毒品犯罪、行賄犯罪、在公共場所實施的危害公共秩序犯罪等11種犯罪全部納入處罰令程序適用范圍,隨著改革的推進,還可以進一步擴大適用的罪名,如增加毀壞財物犯罪等。中期目標,可以確定為刑事速裁程序適用率較高的危險駕駛罪、故意傷害罪、盜竊罪三種罪名。這三種犯罪適用速裁程序的實踐,為適用處罰令程序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近期目標,可以確定為危險駕駛一種犯罪。因為,危險駕駛案件已經具備了適用處罰令程序的全部條件。一是危險駕駛案件爭議小,現行訴訟程序虛化。該類案件多為現行犯,被追訴人現場接受偵查人員酒精檢測,數據客觀,案情簡單,公安機關收集證據及時,當事人對事實絕大多數無爭議。從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效果來看,對于危險駕駛案件,盡管辦案流程簡化、移轉周期縮短,但均需經過偵查、審查起訴、庭審、宣判等訴訟過程,若省略開庭程序,進行書面審理,完全可以滿足案件審理需要。二是危險駕駛案件量刑輕,適用非監禁刑比例高。司法統計數據顯示,危險駕駛案件被告人被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占67.18%,判決適用非監禁刑的占59.46%,契合處罰令程序的刑期要求。三是危險駕駛罪是危險犯,沒有被害人,沒有造成實際的危害后果,適用處罰令程序,不需征求被害人的意見,只要被告人認罪、同意檢察機關的量刑意見,就可以實現案結事了。
 
  二、科學設定刑事處罰令程序的適用條件
 
  刑事處罰令程序雖然是一種書面審理程序,法官對檢察官處罰令的申請大多為形式審查,但是,刑事處罰令也是一種訴訟程序,應當滿足司法公正的基本要求。一是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處罰令程序的證明標準與其他案件一樣,也要達到確實充分的標準,不能因為在處罰令提出過程中存在控辯協商,就降低證據要求和證明標準;二是被告人認罪。盡管被告人認罪過程中,允許進行認罪協商,但被告人的認罪應當達到真實性、自愿性和明智性要求,以確保認罪具有證據基礎,沒有受到脅迫、暴力或其他不當影響,被告人能夠充分認識到認罪的法律后果,防止其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做出不理性的認罪;三是被告人認罰。檢察官提出的量刑意見充分考慮被告人認罪的情節,并根據其認罪的階段和情形,給予恰當的量刑優惠。即:明確被告人認罪認罰后的從寬處遇,將被告人認罪認罰設定為法定的量刑情節,以增強適用處罰令結果的可預測性。同時,可以實行差別化的量刑激勵,即根據被告人認罪認罰的具體情況分別設置科學合理的量刑幅度,以強化被告人對程序的心理預期。比如,主動認罪和被動認罪以及在不同訴訟階段的認罪,由于其主觀悔過程度、協商成本、人身危險性均有不同,在處罰令程序的適用中要區別對待,提出不同的量刑意見;四是被告人同意。雖然被告人同意是一種被動意義上的程序選擇權,但在一定程度上體現辦案機關對被追訴人主體地位的重視及保障,可以改變辦案主體掌握程序主導權的傳統,強化被追訴人對訴訟程序的影響;五是律師提供有效幫助。律師有效介入,可以幫助被追訴人了解認罪認罰的法律后果,增強被指控人在認罪和程序選擇等決策上的信心,以確保協商的平等性與自愿性。為此,應當進一步完善值班律師制度,加強司法機關與律師協會、司法行政機關及法律援助機構的溝通協調,提高駐看守所、法院值班律師的覆蓋率,確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得到及時有效的法律幫助。同時,完善法律援助制度,把處罰令程序納入法律援助范圍,由國家提供必要經費,保障辯護律師全程有效參與;六是允許被害人適度參與。被害人是刑事案件的當事人,對有被害人的案件,應當充分保障被害人的知情權、發表意見權、建議權等訴訟權利,檢察機關在提出處罰令申請時,應當將被告人對被害人及其家屬的賠償情況,以及被害人對案件的處理意見等作為重要考量因素。
 
  三、賦予控辯雙方程序啟動權或建議權
 
  在刑事處罰令程序中,應當賦予檢察機啟動權,由檢察機關主導處罰令程序的適用。同時,賦予被告人同意或不同意的被動選擇權,以及在特定情形下的啟動建議權。法院應當保持中立,不賦予法院主動適用處罰令的權力。具體而言,符合處罰令程序的案件,檢察機關可以提出申請。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時,如果案件符合處罰令程序的適用范圍,可以與當事人達成一致意見后,向人民法院移送全部書面卷宗,包括證據材料和適用處罰令的申請。對于符合處罰令條件,但檢察機關未提出處罰令申請的,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辯護人可以向檢察機關提出建議,檢察機關在接到申請后3日內作出書面答復,并說明是否啟動處罰令程序的理由。啟動的具體方式可設定為:檢察機關認為案件可以適用處罰令程序時,征求被告人的意見,明確告知處罰令的法律意義及其法律后果,保障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辯護人的知情權和參與權。如果被告人同意,迅速啟動處罰令程序,將收集到的案件證據和處罰令書面申請書,提交法院。如果被告人不同意,則按照簡易或普通程序向法院提起公訴。
 
  四、賦予法官全面審查權
 
  刑事處罰令的內容是控辯協商的結果,法官應當堅持全面審查原則,對控辯雙方達成的協議進行客觀全面審查,確保處罰令程序的正確適用。法院接到檢察機關提交的處罰令申請與案卷材料后,應由專職法官負責審查,對案件的事實證據、程序的啟動、被告人及其辯護人的意見等進行全面審查,有被害人的,還要審查被害人是否參與及其意見。審查后,認為案件符合處罰令程序要求的,直接簽發處罰令;發現檢察機關提交的處罰令申請書欠缺形式要件,通知檢察機關在規定期間內補齊后,簽發處罰令;發現案件不符合處罰令適用條件的,則不予簽發處罰令,案件轉入簡易程序或普通訴訟程序進行審理。處罰令程序的審查期限可設定為5天,自法院收到處罰令申請5日內作出是否簽發的決定。
 
  五、設置必要的救濟途徑
 
  刑事處罰令程序適用中,應當設定一定的救濟程序,保證不當處罰令得到及時糾正。具體而言,可以設立雙軌制救濟途徑。一是賦予被告人提出異議權。由于處罰令程序是一種訴訟程序簡化的書面審理方式,對這一程序的救濟不必賦予被告人上訴權、由上級法院予以救濟,僅僅賦予被告人異議權、由同一法院以簡易程序或普通程序進行救濟,完全可以滿足程序正義的要求。具體的異議權行使方式可設定為:被告人收到處罰令之日起十日內可以向簽發處罰令的法院提出異議,如果異議成立,處罰令自動失效,案件轉入簡易程序或普通程序重新審判。如果沒有提出異議,或異議不成立,異議期滿處罰令即產生與判決相同的法律效力。二是對于已經生效的處罰令可以再審。對于有新的證據,證明被告人在處罰令程序適用與處罰令的內容等方面受到控方的不當引導、欺騙,所作的處罰令明顯損害被告人權利的,可以根據被告人的請求,由作出處罰令的法院提起再審。同時,有新的證據證明被告人在處罰令程序處理的案件中存在重罪,可以由檢察機關向作出處罰令的法院申請提起再審。對特殊情況下的處罰令設置再審程序,符合我國不枉不縱的刑事政策要求,契合我國實事求是、有錯必糾的司法正義觀。
來源:人民法院報
責任編輯:李 婷
东莞酒店一条龙服务流程 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重庆时时彩5码个位技巧 黄金分析软件手机版 ag猛龙传奇出过五个龙吗 极速时时彩全天人工 双色球8+1中篮球多少钱 温老师6码中特 ag网络骰宝骗局 百人牛牛怎么玩才能赢 江苏11选5top10遗漏 最大的ag平台 玩三分赛车会坑人吗 七星彩投注 努力赚钱的表情包 注册送8—88彩金 163篮球比分直播